全球指数
沪深300:
纳斯达克:
恒生指数:
道琼斯:
  • 最新资讯
    1. 1如何做T拉低成本?做T的注意事项
    2. 2百年私募风潮:穿透私募历史背后的
    3. 3百年资管机构“柏基”境内首只私募
    4. 4顶风违规!国务院暗访金融机构“假
    5. 562家百亿元级私募年内业绩分化严重
    6. 6孙正义亮出软银“家底”,警告雷曼
    7. 7“基金最大年” 为何还有众多募集惨
    8. 8京东健康通过联交所上市聆讯,正式
    9. 9小仙炖领跑滋补榜单,燕窝行业迎来
    10. 10被低估的非省会:这个四线小城GDP增
    11. 11年化52.73%!疯狂白酒基金今天凉了
    12. 12苹果双11发布会:苹果推出首款自研
    13. 13上不了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间,这个
    14. 14全世界停飞的巨型客机,目前都停放
    15. 15银保监会:把所有金融科技活动纳入
    16. 16兴银基金新品发行、三季度规模上升
    17. 17私募大佬持仓曝光 看看他们选了哪些
    18. 1820年投资老将林鹏创业新私募开张 最
    19. 19私募基金数据不透明?鲁海洋:大数
    20. 20赴银行、“奔私” 券商高管去向多元
  • 百年私募风潮:穿透私募历史背后的私募变迁
  • 2020-11-30 22:14:15 作者:股参网 来源:http://www.cngupei.com/ 浏览: 198 次
  • 摘自《私人江湖》

    最近几年,我一直游离于私人领域。高接触人越多,越觉得这是个深不可测的深渊。

    也许,在不少人的观念里,私募与阳光私募差不多,事实上,阳光私募只是整个私募行业的冰山一角,有些真正的高人还隐居在山里。还有些高人,只是抽出少量精力投入到阳光产品中去…在我的概念里,私募基金就是承担别人财富管理的投资公司和个人,这个范围从横向和纵向的资本市场看都无比广阔。

    就我所知,一家私募机构管理的基金规模少则几千万,多则上百亿。成功的私人投资者一般都有超过10个亿的管理资金,而规模较小的私人投资者则至少有200~300亿的管理资金。据部分机构统计,截至2009年底,国内信托私募证券基金(阳光私募)总规模约为400亿元,其中约9000亿元为私募基金。实际上,与真正的私募基金相比,这一数字很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  名词“私募”,多少有“地下”之意。但这也符合私募股权在中国的发展历程。此前,私募确实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群体,与内幕交易、庄家等资本市场敏感词汇相关联。与西方国家相比,中国资本市场有太多的特点,其中最大的特点莫过于制度的灵活化,使得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着许多阶段性的产物,留下了许多市场发展的痕迹——这似乎是转型期经济的必然。而且这些中国资本市场的特点,似乎为这一特殊的市场主体增加了一个维度,构成了更为庞大和繁复的私募江湖。

    有些民间私募,可能就是在政策梳理的断点上,偶发爆发,对市场的敏感度较一般人高。也有些私募,总想用自己的资金实力影响一部分股票,后来被称为庄家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金融王国。而其他资源丰富的私募基金,则借助自身灵通的信息资源和丰富的人脉资源,几乎每一次都抓住了制度变革的机会,形成了相应的新的赚钱模式。还有些,虽然也有一些补充的灵活方法,但主要依靠市场投资运作,赚取自己风格下可以掌控的资金…

    对中国这一仍在完善中的资本市场来说,可以说,私募一直以一种特殊群体的面貌存在和发展着。私人资本可以说是一种市场主体,一种金融参与机构,只不过与券商、公募基金等市场主体的背景相比,私人资本更加鱼龙混杂。然而,由于大多数私募基金都是从这些机构中衍生出来的,这也注定了私募基金比一般的市场主体更具有丰富的内涵和层次,就算是草根型私募基金也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    当前市场上的私募基金书籍,大多是对个别人物的采访和投资经验的总结,读者可从中汲取不少养分,但中国私募基金的背景源远流长,如果仅仅是投资理念的介绍,就会有许多没有说完的话,也不接近这个主题的运作本质,甚至误导了一些虔诚的投资者。经过数次选择,我开始从历史和人物两个主要角度来研究私募,希望能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视角和记录。在某种程度上,冥冥中的使命也是自我驱动的。

    想起儿时看过一部叫《蝉翼传奇》的武侠剧,尤其对剧中的“江湖第一少侠”苏小魂感到惊讶。作为一部百科全书,他非常清楚江湖上发生的任何事情的细节,以及任何门派的来源。因此,在接触私募这一庞大群体时,我开始问自己,能否对这片江湖上的人和事做一个全面的梳理,并通过一线的交流与接触,加入自己的观察与体悟。即使是在接触一个新的圈子里人的时候,似乎和他已经相识十多年了,能够对他的门道估计得八九不离十。

    笔者还试着在本书中梳理出一条脉络,告诉读者中国私募基金在资本市场发展以来的前因后果,如同一本私募白皮书,让读者在通读之后,能够轻松熟识各种门路,从而在资本市场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,将会是笔者最大的安慰。这本书的每一章都分为两部分,历史和人物。

    从历史上看,基本存在着三种脉络,一种是当时的市场环境,一种是制度变迁和产物,另一种是私人资本在这个空间中的生存和发展。

    每个角色,都由三个部分组成,第一是印象,第二是体验,第三是投资理念。在可能的情况下,我尽量挑选目前最具代表性的私募股权基金,在同一类型的私募股权基金中最突出的代表,重点放在它们形成投资理念的过程中,推敲其中的逻辑和现实可行性。由于对这些人物有了深刻的理解,我深深地发现,思考方式和经验比他们现在拥有的投资理念更为重要。而且这种表现方式,也许才是真正洞悉私募高手全部投资要领和精髓的渠道所在。

    尽管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,这一群体可能还会潜伏一段时间,但一个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悄然到来。自2007年市场走暖后,私募这一群体已经崭露头角。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,中国股市在经历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熊市考验之后,更多人惊呼,这是真正的私募元年。

    这时代到底属于哪一类人呢?又将是一个怎样的新时代呢?

    八月份的一天,差不多是北京奥运会的一个星期之前,我访问了上海民生路上的几家私人机构。

    靠近世纪公园的上海民生路,没有喧嚣,绿树成荫。静谧的马路旁,无数高档商务楼与浦东文化中心、上海签证中心、浦东行政中心相映成趣。这座城市,是浦东政商中心的腹地,也是浦东工业走廊的枢纽;这座城市,是上海最著名的三大国际性社区之一——联洋社区的所在地;这座城市,将逐渐被另一个名字——“上海私人街道”所取代。

    当我离开民生路时,又仔细地看了一下这条路,发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——位于长柳路附近的民生路,正是尚雅投资总经理石波所在的立方大厦,是安然投资总经理吕俊所在的信息大厦,石波和吕俊都是私募中公募派的杰出代表;与立方大厦隔路相望的,是证大投资总经理朱南松所在的证大·五道口广场,是拥有"五道口"(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所在地)背景的私募机构,资历深厚,人脉渊源深厚;在这座大楼里,有香港保利投资公司主席兼首席投资官王强,他是金鹰国际大厦的业主,也是金鹰国际大厦的业主。

    风格各异的公司在这条路上共存,营造出“上海私人住宅大街”的奇特景象。

    那一天,市场可谓天寒地冻,上证综指在2000点上下徘徊。当天和我沟通的私募基金经理,仍在空仓等待。她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苍凉,所有的招工行动都在放缓,偌大的办公室里人满为患,原本还是以新股认购为主的,但那时 IPO (IPO)也停止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到钱。它们乐观地说,至少能维持两年。然而,对超级大熊市而言,两年能否结束,目前还不确定。询问一些刚从公投中走出来的基金经理是否有些遗憾,他们也只是淡然地说,为了一直想做的事业,为了一个理想,现在熬过了算什么。

    汇利资产的总经理和投资总监何震告诉我,他们的一些新成立的公营基金经理几乎每周都有聚会。一群人聚在一起,还有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保险公司,经纪人和银行。两个人谈得很热烈,就会说"吕俊这个变化多端的人","石波值得一看"等等。不经意间, BartonBiggers在《对冲基金风云录》一书中写道:"我到'世纪'去参加三角投资俱乐部的晚宴,有25名与会者,一半是对冲基金的参与者,另一半是一些非常激进的单向多头基金经理。年岁组合也平平无奇,既有满头银发,语调沉稳的耆宿,也不乏油头粉面,谈吐风流的青年。这里的每一个人,不论年龄大小,都是投资圈里的风云人物,管理着各种有竞争力的公共财富…"

   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这种寒冷的天气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,他们根本无法想像,在半年之后,熊市变成了创造私募元年的奇迹。

    很明显,一个席卷整个国家的趋势正在形成——市场化的资金运作开始成为主流,衍生出各种形式的对冲基金…这些基金在中国的土壤上酝酿着重新繁荣,等待破壳而出的那一天。在这一刻,你能深深的体会到,有一群中国人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。它们共有的名字——中国私募基金。它们正努力改变这个名词令人不快的联想。

    还记得阿兰·金斯伯格在美国开启一个时代的时候写过一首诗:"亚美尼亚,你什么时候变成天使的样子?什么时候你才能脱掉身上的衣服?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看清自己的尊容?什么时候你能让千万托洛茨基信徒相信你呢?…"

    那一年,美国时代的开拓者在前进。现在中国的私人企业也在发展中。

    江湖第一高手

    江湖第一高手,最早出没于深圳。

    这件事流传广泛。据说1988年的一天,深圳证交所走进一位穿着普通衣服的老人,他的身材不高,但眉宇间透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气质。

    老头子直接走向柜台,递上一张支票。那位柜台小姐扫了一眼名单,很快就对此产生了怀疑。名单上填的是深发展(全名为深圳发展银行),但是,深发展的现价成交价是80元一股,老头儿竟然填了120元。即使是求之心切的人,提价后85元、90元都绝对够了。

    老头儿似乎看出了柜台小姐的疑惑,他坚定而又掷地有声地说:"就这个价格,我要2万股。

    此后,这位老人离开了深圳。这则轰动一时的传闻立即在深圳传遍了全国:"一个大户120元买了2万股深发展,不知在搞什么名堂!

    次日,深发展股价开盘即暴涨。

    1990年初,在深发展股票被拆分之前,当其股价达到180元时,这位神秘的老人再次出现。这一次,他卖出了2万股,竟比市价低出了22元的158元。

    次日,随着老人的传闻再度发酵,股价应声大跌。

    老头子的两次操作被后来人称为“天下第一庄”,也是有记录的沪深股市首次“坐庄”。事实上,在深发展股票上市的时候,老头子早就把货吃得饱了,算是打了个“底仓”,当股价达到80元时,他高价买进2万股,股票一下子放量,股价自然凶猛飙升。股票价格爬升到180元的高位之后,他又开始缓慢退缩,他当天卖出2万股,正好全部清仓离场,算是满载而归。

    好事者纷纷打听,才知道这位老先生并不是等闲之辈,他的大名叫林乐耕,民国时期是旧上海证券交易所的"红马甲"老经纪人。1990年他已经68岁了。

    从1919年2月开始,旧上海证券交易所最初被称为上海华商证交所,由上海证券交易所重组而成,在汉口路(原为三马路)一幢八层楼高的旧址上,至今仍能看见一块纪念石碑。有趣的是,碑文上还写着上海"青帮老大"杜月笙的名字,

     
  • (责任编辑:chenfeng)
  • 上一篇:百年资管机构“柏基”境内首只私募基金完成备
  • 下一篇:如何做T拉低成本?做T的注意事项